镇溪探索行动:岛津贞久的崛起

上一篇,岛津忠宗继位后,依旧要驻守七崎阵。因为萨摩发生了“一宫论”,岛津忠宗前去应对,从此扎根萨摩。岛津忠宗一心加强对萨摩领地的控制和管理,并以神王事件为契机,除掉宿敌鲛岛一族。岛津忠宗为了奖励一批在九州警备战争和布长、本安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的人,将领地分给几个兄弟侄子,建立了义集院、町田、山田、和泉、佐多、信奈、华山。、北乡等,保持忠诚,鼓舞士气。

岛津忠宗死后,长子岛津贞久继承了岛津家总督、萨摩护法、岛津御庄掌门之职。岛津贞久于文永六年(1269年)4月8日出生于镰仓。名字中的“镇”字,出自北条贞在元府执政时的一个字忌。

岛津忠宗统治萨摩时代是在镰仓时代末期。蒙古入侵后,镰仓幕府无力解决一系列政治和社会问题。然而,就在岛津忠宗去世前一年,即正中元年(1324年)九月,朝廷发生了“丞中之变”。然而,他们密谋破案,日野子超和日野俊树被幕府俘虏并流放到佐渡岛。后岱吾天皇逃往葛崎山,起兵陨落,战败后被投入隐岐。

元洪二年(1332年)十一月,太子护梁起兵攻陷吉野,楠木正诚以兵回击金刚山千早城。毛罗吉野太子很快就被幕府了下去,但金刚山的楠木正诚却不好对付。元洪三年(1333年)正月,执掌幕府的北条隆请求各国保护,调集天下大兵围攻金刚山。

萨摩守卫岛津贞久也接到了北条孝时的命令,他派长子岛津赖久率领千军驰援。最后大家才知道是机灵的楠木正诚在玩幕府将军的军队,攻城战以失败告终。不过,岛津家派出的兵力很少,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损失也很小。

元洪三年(1333年)四月,播磨镇守赤松海苔村,反叛幕府,攻打京都。足利隆奉将军之命,从镰仓手中拯救京都,在路上举起反旗,继续向京都挺进,但进攻的目标却不再是赤松村,而是京都的将军。探测。正在调查流波罗问题的北条中时指望足利孝治救他一命,却万万没想到,浓眉大眼的足利孝治反叛了。北条中时离开京都时被抓获杀害。

京都风云突变,远在萨摩的岛津贞久还不知道足利隆叛幕府的消息。然而,岛津贞久却收到了肥后国权贵皇室成员菊池武敏的来信。KikuchiTaketoshi的信说Go-Daigo天皇离开了Oki,在Hoki乘船上山。Go-Daigo天皇向Kikuchi家族发出命令,召集九州国家的士兵联合起来讨伐罪恶的镰仓幕府将军。

岛津家族和镰仓幕府的关系非常复杂,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抱怨多于好处。尤其是从建长三年(1252年)开始,岛津家被剥夺了大隅和日向的监护权,岛津皇村的版图也被断绝。岛津家族多年来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说实话,岛津贞久能举旗反对镰仓幕府,还是很高兴的。他唯一担心的是,幕府似乎还强大,还能活下去。菊池武敏的信让岛津贞久有些着迷,不过岛津贞久行事谨慎,不敢轻举妄动。他先是派人到山阴地区打听,得知后岱吾天皇确实离开了隐岐,而足利隆史已经从镰仓归来,接管了京都。随后岛津贞久得知镰仓幕府背叛了自己的弟弟,绝望的。

内容是,菊池家在5月20日攻打太宰府镇西探梯北条英夫时,与少臣家、大友家约好邀请岛津家一起出兵。

这一次,岛津贞久不再犹豫,直接答应了下来。岛津贞久调集6000名士兵,命四弟新南世久率领1000名大军北上,与菊池武敏等人会合攻打太宰府。这座城是住在城内的大隅樱田诗世里(北条孝时的叔叔)的守护者。

很显然,岛津贞久并没有与菊池武利等人较量的意思,所以他只派出一个千余人的部分师团去攻打太宰府。他更关心的是岛津家萨摩、大隅、日向三人的“本事”事情。揭开三国中隐藏的镰仓幕府的荆棘和木桩。樱田诗世里敌不过岛津贞久。只打了一天,就烧毁了城池,一家人孤零零地死去。

镰仓幕府还将萨摩最繁华的港口博津与岛津皇村分开,幕府吞并了这片不属于岛津家族管辖的土地。当时,房津乐园的当主是出身于北条家本家的相模独斗。相模独年看到樱田志世里的遭遇,害怕极了,他要求投降,并捐出博津土地,以换取一条生路。岛津贞久见相模志民聪明,便让他回镰仓。

但事实上,相模时俊并没有回到镰仓。路过秋国时,听到北条孝时自杀,镰仓幕府已死的消息。相模时俊走投无路,在严岛神社剖腹。然后死了。

与相模时俊命运相似的还有镰仓幕府在长门创立的北条时直(又称“长门探梯”)。北条时直得知足利隆造反攻打鲁波罗的消息后,亲自率兵赴京营救。在前往阿波明都的途中,他得知镰仓幕府已经死去,回到了长门。北条回到长门,听说少车真经、术赤武民等人攻打太宰府,便来到筑千千,想请少车真经投降。但不幸的是,北条德直还没来得及找到少车贞达,就遇到了新奈时久率领的岛津军。原来,北条时直曾是岛津家的日向侍卫,与岛津家的关系如仇人一般。再加上平时北条时直占优,不受欢迎。眼看北条世志现在一落千丈,敌人一见面就眼红不已,也不等北条世智说明来意,直接提刀上前迎接,就在新娜世久前来查看的时候。怎么回事,北条藤吉已经被斩成碎片。

说说太宰府的情况吧。镰仓幕府在太宰府津塞建立,手下士兵不多。听闻足利孝造反攻打六郎,忍斋受托北条英夫派兵进京支援。

驻扎在太宰府的势力就更弱了。贞熙力求一门优良传统技艺,就是权衡九州皇室权势。如果有不听话的家庭,他会鼓励其他家庭对付不听话的家庭。然而,北条英时万万没想到,以“九州三巨头”为首的九州皇室,竟然会一起造反。北条秀时的平衡术没什么,就是跑。

北条秀时的动作非常快。他逃离太宰府,在菊池武俊和少岐贞助完成对太宰府的围攻之前到达博多。北条英时的计划是乘坐博多船“风门”,从海上跑回镰仓。然而,让北条秀时更不想看到的是,博多的“船民”也造反了。北条英时在博多吹着海风过夜,却没有看到“船身”,便知道大事不妙。这时,菊池武民正在追击,他已经追到了博多。北条秀时已是穷途末路,但嚣张不肯低头,便切腹。

岛津贞久有一个长期计划。他料想攻打太宰府并不困难,但菊池、少谦、大友等人肯定会对他的功绩产生争议。岛津家远在九州南部,要应付和他们无谓的战争,他们还有很多问题要处理。所以,他叮嘱欣娜要走的久一点,不要走得太快。等菊池、少臣、大友三军都到齐后,岛津军才能参战。

几乎就在菊池、少臣、大友、岛津等人进攻镇斋探梯的同时,在上野增兵的新田义贞也攻占了镰仓。北条孝时上台自杀,镰仓幕府垮台。消除了镇西探索的问题,是压垮镰仓幕府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岛津贞久、菊池武敏、少车贞达和大友贞宗不断争论谁先。宪武元年(1334年)八月,九州皇族赴京都庆贺后醍醐天皇即位,三人在足利隆治面前争吵不休,导致足利隆史一种。头痛

与谦逊有礼的岛津贞久不同,他一味地称赞后岱天皇和足利隆治,对自己的功绩和荣誉只字不提。

“就算我有一点赏赐,那也不重要,赏赐也不是我想要的。但我有一个好朋友,名叫一帝知檀正吉穗,因侵犯六婆罗檀提而被囚禁在京都船冈山。谢谢你非常喜欢。”

足利隆史一听,赞不绝口。一个谦虚善良的人,不争气,不占人便宜,还忠心耿耿,把刀夹在朋友的两边,这在当今是很难得的。

足利隆欣然答应了岛津贞久的小小要求,并命人前往船冈山,以逮捕令释放伊治千木。

IchijiSui出身于关东地区的皇室畠山重忠氏。他与岛津贞久在京都的“大坂侍奉”(武士家族的子弟轮流看守京都御所)任职,与岛津贞久是老相识。由于岛津贞久的好意相助,伊治水自愿成为岛津的仆人,与岛津贞久一起回到萨摩。从此,一地志继穗的后代一直是岛津家谱的代理幕僚,人才辈出。明治维新时期非常活跃的著名萨摩学者伊地一正司是伊地津贵水的后裔。

其实,足利隆志很清楚,岛津贞久要的无非就是大隅和日向的守护。不过他希望岛津贞久主动提出要求,这样他才能对岛津家好,让岛津家亏欠他。但是,岛津贞久却拒绝借给足利隆。因为镰仓幕府任命的守卫大隅(樱田诗世里饰)和守卫日向(北条时直饰)已经被岛津家族所杀,大隅和日向三郡以及宫崎三郡其实都在岛上。在津家的掌控下,这个时候不可能选择别人来做大隅和日向的守护者。

两人暗中较量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让地位还未稳固的足利隆再也看不下去了。宪武二年(1335年)六月,足利隆请求朝廷任命岛津贞久为日向的监护人。八月,他请求任命岛津贞久为大隅的监护人。11月17日,后岱吾天皇下旨保护大隅和日向与岛津贞久。至此,岛津家坐稳了大隅和日向一直等待的守护者之位。此后,岛津家族一直垄断着萨摩、大隅、日向三州的监护权,直到战国时期才建立诸州监护权。

为了笼络岛津家族,足利隆还分出了岛津贞久筑前国今津、穗香、神木三个庄园区域。为了管理这三个地区,岛津贞久在博多松口市建造了岛津御所。这座宫殿很大很豪华,当时人们称岛津贞久为“松口堂”。

镰仓幕府灭亡后,朝廷实行“建武新政”。岛津家族此时受到了怎样的影响?岛津家与朝廷的关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后世家喻户晓的楠木正成、新田义贞、北端明人等名将与岛津家族有什么关系?